第92章 共侍一夫

作妖的小咪

最新推荐:
谁让他下围棋的!
战损美人在无限游戏里封神
私人医生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
奇幻领主:从开拓骑士开始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病案本
文豪: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开局威胁女主,这个反派我当定了
神诡修仙:我成了一块大凶地
主神崛起
奶爸圣骑士
残王毒妃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老衲要还俗
叶辰萧初然
大国重工
总裁,我要离婚
美利坚财富人生
无敌天帝
 

    听着小姑子的打趣,夏初俏脸微热。

    她没有耽搁,和孩子们说了一声后就开车去了名爵。

    夜晚的霓虹灯闪烁,照出城市间的万千繁华。

    夏初停好了车,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会所门面,不免又想起她和傅靳夜的初夜。

    那一夜,算不算是他们俩的定情夜?

    想到男人在床上的勇猛,夏初连忙压下那一丝羞赧,走进了会所。

    乘电梯来到周深告诉她的楼层,刚出电梯,迎面碰到了一人。

    夏初脚步一顿,愣了愣。

    是夏锦兮?

    此时,夏锦兮披头散发,身上衣服有些凌乱,唇上的口红也花了。

    这副样子,看着有种被男人欺负后的破碎感。

    她怎么会在这儿?

    “姐姐,你来了?是姐夫叫你来的吧?”

    夏锦兮在她面前站定,说了一句。

    夏初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你还看不出来吗?”

    夏锦兮抬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一脸娇羞。

    “我刚从姐夫的房间里出来,他人好坏的,把人家弄得好疼!”

    夏初脸色微变。

    她在说什么?

    把她弄得好疼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老公和她

    不,不能听信夏锦兮的一面之词。

    自己老公不是这样的人!

    夏初沉了口气,“你的意思是,我老公和你上床了?”

    夏锦兮目光一闪,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说姐夫不行,他明明很行的好吗?你看我们俩是好姐妹,不如以后共侍一夫啊!”

    共侍一夫?

    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夏初胸口一阵起伏,一把揪住夏锦兮的衣服,扬手给了她两巴掌。

    “夏锦兮,你明知道他是你姐夫,你还觊觎他!你爸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妈喜欢当小三,你从小耳濡目染了是吗?”

    夏锦兮没想到夏初一言不和就开打。

    脸颊瞬间就被打得红肿了起来,气的她破口大骂。

    “夏初你个破鞋,在这儿横什么横?是你说他不行的,我只是求证一下而已!”

    夏初气笑了,“你觊觎别人的老公,还有理了?”

    夏锦兮冷哼一声,“反正我已经是姐夫的人了!姐姐,你要是受不了,就和姐夫离婚啊!”

    “不过我想你肯定不会和他离婚的对吧?毕竟除了姐夫,还会有谁愿意当冤大头,帮你养三个孩子啊?”

    她故意说着激将的话。

    夏初不是很清高的吗?

    现在她的男人已经脏了,她还会继续和傅靳夜过下去吗?

    夏初的脸色一阵变幻。

    潜意识里,她相信自己老公不是那样的人。

    可男人喝多了酒,或许会被酒精冲昏了头脑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而且瞧夏锦兮这副样子

    心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难受得不行。

    看着夏锦兮进了电梯,她压了压起伏的心潮,来到门口摁了门铃。

    很快有人来开了门。

    夏初抬眸,对上的就是傅靳夜沉得可怕的眸子。

    他赤着上身,腰间只围了一条,头发湿漉漉的,像是刚沐浴过后。

    “阿琮”

    话才出口,男人就一把将她拉进了门。

    呯的一声,门在身后关上。

    没等夏初再开口,唇就被人堵住了。

    男人的吻带着丝丝急躁和凶狠,像要她将吞噬。

    一双大手也没闲着。

    用力一扯,就将她的衣服扯开了。

    微凉的空气带着男人大掌的干燥,激起她周身的颤栗。

    夏初被吻得脑袋有些发懵。

    周深不是说他喝醉了吗?


    夏锦兮不是说两人刚干过一场吗?

    可他为什么还这么猴急?

    男人的吻汹涌澎湃。

    辗转间将她带到了床上。

    夏初随着他的力道跌落在床上。

    在男人沉重的身躯压下来时躲了一下。

    “阿琮,你怎么了?”

    傅靳夜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浓重的欲气。

    他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初初,我要你”

    他的声音暗哑至极,带着丝丝蛊惑。

    夏初尾椎骨没来由的一阵发酥。

    不过她没忘记夏锦兮,“阿琮,你刚刚是不是唔!”

    没等她问完,男人急不可耐,狂热的吻再次袭来。

    炙热而狂野,瞬间淹没了她的理智。

    最后的遮羞布被褪去,男人强势入侵

    夏初只觉得自己像条飘浮在海里的小舟,随着海浪浮浮沉沉。

    风雨飘摇间被冲上了浪尖。

    一次又一次,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

    昏昏欲睡间,她隐约听到她的闪婚老公和人的交谈声。

    什么找到了下药之人。

    她努力想睁开眼,可因为太困,最终放弃了,沉沉入睡。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夏初睁开眼,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还有些恍惚。

    记忆回到两人的初夜。

    也是这样的场景,不同的是心境。

    这一次她没认错人,可是心里却有个小疙瘩。

    想到昨晚来之前遇到的夏锦兮,自己老公到底有没有和夏锦兮发生过关系?

    一想到自己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她就一阵生理性反胃。

    这时,傅靳夜从浴室里出来了。

    腰间依旧围着一条浴巾,手上拿着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黑发。

    行走间,男性荷尔蒙爆棚。

    “老婆,醒了?”

    傅靳夜将手上的毛巾丢开,来到床边坐下,修长的手指捏起夏初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因为吃饱了,他的眉眼间满是温情。

    夏初压下心里的悸动,看着他深邃的眸子,问道:“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周说你喝醉了,可我看你的样子并不像喝醉了。”

    闻言,傅靳夜的面色冷了几分。

    “嗯,我被人算计了。”

    他被算计了?

    夏初杏眸微动,“是夏锦兮算计了你吗?”

    傅靳夜看她一眼,有些意外,“是的,你怎么猜到的?”

    夏初轻抿了抿唇,“我来的时候遇到她了,她还说”

    “说什么?”

    “她说,她已经是你的人了。”

    呵!

    这个夏锦兮,还真是恬不知耻!

    傅靳夜眼里划过一丝讥诮。

    见夏初盯着自己,他微一挑眉,“老婆,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信了?”

    夏初咬了咬唇,她也不想相信的,可昨晚夏锦兮那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会浮想联翩!

    见她不吭声,傅靳夜黑眸微眯,伸手将她搂进怀里,轻刮了一下她挺翘的琼鼻。

    “老婆,我的品味有那么差吗?会饥不择食到看上夏锦兮那种姿色的女人?”

    夏初也觉得不太可能,可是

    “可你昨晚不是被她算计了吗?”

    “是被算计了,所以我才让周深,在我体内的药性快要吞噬掉我的理智前,给我开了间房。我先去冲了个冷水澡,顺便让他通知你来做我的解药。”

    傅靳夜耐心解释着,看着女人粉嫩的唇,想到昨晚她在自己身下娇吟,眸色微深。

    修长的手指不安分的抚上了她的大腿揩油。

    夏初俏脸一热,按住他的手,“那我没来之前,夏锦兮没在你的房间里吗?”

    再次提到夏锦兮,傅靳夜面色冷了几分。

    “她确实进来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神阁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s://www.differentsduocar.com/194808/984.html
相关:报告妈咪爹地追来了  神秘大佬盯上了我的三宝  天降酷宝:墨少喜当爹  天降酷宝墨少喜当爹  天降三宝老公大人无限宠  乔真香的偏执男神 无尽炎帝 82年的我 六剑客的剑 隐龙大少 
加入书签 翻上页 ↓最新章节↓ 翻下页 投推荐票
推荐:
盖世人王
星辰之主
大魏芳华
最强战神
武夫
大荒剑帝
模拟修仙传
一剑绝世
陆地键仙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html|sitemap|shenma-sitemap|shenma-sitemap-new|sitemap50000|map|map50000

0.0023s 1.5063MB
语言选择